欢迎访问济南生活网  今天是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第六代战机什么样

吴敏文

目前,以美国空军F-22、F-35和俄罗斯空天军苏-57为代表的第五代战机中,最早批量生产和投入实战的F-22,服役已近20年。按照空军主战装备大致20年左右更新一代的特点,不少国家,比如美国、俄罗斯以及欧洲国家,都在独立或者联合研发第六代战机。目前,世界上第六代战机的研发呈现群雄并起的局面。

基本特征

在人类航空史上,战斗机的分代是进入喷气式时代后才逐渐产生的。一般来说,美制F-111、F-104以及俄制米格-21等被称作第二代战机。美制F-14、F-15,苏制米格-23、米格-25,法制幻影-2000等被称作第三代战机。第四代战机则大致包括美制F-15EX、F-16,俄制苏-27、米格-29等,典型的第五代战机则包括美制F-22、F-35和俄制苏-57等。

需求牵引、技术支撑是武器装备更新换代的普遍规律。空战对战斗机性能的要求与时俱进,驱动战斗机升级换代的主要是技术突破。第一代战斗机的产生,缘于喷气动力技术的突破。战斗机结构的改进和加力涡喷发动机等一系列技术突破,为二代机提供了技术基础。混合流型结构、加力涡扇发动机、电传飞控、综合航电等技术,推动战斗机进入第三代。而第四代机战机的跃升,主要体现在隐身技术上。

第五代战斗机的技术推动主要是信息网络对抗技术的综合推动。隐身技术的本质是信息的获取与反获取,信息网络对抗技术的实质是信息的传递与反传递,电子战技术与网络技术的综合对抗,贯穿观察、判断、决策、行动(OODA)环的全过程。

从军事技术推动和作战需求牵引的综合视角看,第六代机大致包括以下特征:

一是网络化的结构特征。第五代战机如F-22虽然具有一定的一体化信息融合能力,能够利用先进的机外传感器网络和机载火控系统,在敌机的探测距离外发现、摧毁来袭敌机或导弹。但是,由于F-22设计于20世纪80年代,F-35的设计时间在1994年,而美国防部向国会提出《网络中心战》报告是在2001年7月,这就决定了F-22、F-35等第五代战机在网络中心战、融入一体化网络信息体系方面的能力先天不足。

海湾战争后美军开始加强军事信息网络的一体化建设,迄今已经建成基本成熟的军事信息网络体系,在网络信息体系中,每一个作战单元、作战平台都是网络中的一个节点。由于一些此前设计制造的作战平台不具备网络能力,必须对其进行改造才能适应作战需要。而作为最新设计制造的第六代战机,必然在设计阶段即融入网络信息体系,与作战网络中的其他平台实现互联互通互操作,实时共享战术信息。

二是智能化的技术特征。战斗机代际更新,基于显著的技术更新,但也不会完全淘汰原有技术。第六代战斗机的出现,正当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广泛和深入运用。在普遍使用第六代航空发动机,以及在结构上采用全翼身融合、大升阻比设计等技术的同时,人工智能技术是第六代战斗机的典型和标志性技术。

人工智能技术融入第六代战机的航电、飞控等基础电子信息系统,基于大模型的大数据、智能算法等技术大量使用在信号情报综合处理、辅助决策、自动控制等环节,以及观察、判断、决策、行动(OODA)的全过程。

三是有人无人协同的战术特征。空军历来是高技术军种,目前,以空军为主角(而非单纯的无人机之战)的空战尚未见无人机的加入。但是,无人加油机和作为“忠诚僚机”的无人机已经出现并逐渐成熟。在无人加油机、“忠诚僚机”和其他无人机加入空战之后,有人、无人机之间的协同将成为空战的基本战术特征。

各国进度

率先研制出高水平第六代战机的国家,无疑将取得未来空战中的主动权和战机发展的主导权。当前,军事大国凭借其技术、经济等资源优势先行一步,已经取得明显的阶段性成果。

美国是最先考虑研制第六代战机的。早在2010年11月,美国空军即开始就“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战斗机应具备的能力征询意见,并预计新研下一代战机在2030年左右形成初始作战能力。

2016年5月,时任美国空军参谋长批准《空中优势2030飞行计划》,明确下一代战机的研制目标。第二年,美国空战司令部司令霍克·卡莱尔在《空军》杂志上撰文,明确下一代战机是具有穿透性制空能力的有人驾驶战斗机。2019年4月,美国著名智库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在《走向大国竞争时代的美国空军》报告中,坚持认为“需要增强高端有人机能力,无人机系统仍然被视为有意义但尚未完全成熟的作战平台”。

由于第六代战机项目技术复杂、工程庞大,需要多家大公司联合研制。目前,加入美国空军第六代战机研制的包括波音、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通用电气和普惠公司等5家美国公司。2020年9月,美国空军采办执行官威尔·罗珀宣布,作为第六代战机研制工程的一部分,美国空军已经建造并试飞一架全尺寸的演示机。

2022年6月,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宣布,美军第六代战机项目相关技术已基本成熟,下一步将进入原型机的设计和制造阶段。

在研制工作进入实质性的工程、制造阶段后,任何单项技术和整合技术都需要进行演示验证。今年6月9日,美国空军宣布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411飞行测试中队为第六代战机的试验部队,该试验部队曾担任F-22“猛禽”战机的试验任务。

作为世界军事强国之一,俄罗斯在第六代战机研发上也不甘落后。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20年7月16日报道,俄罗斯米格航空器集团和苏霍伊公司将联合开发第六代战斗航空系统。俄罗斯公布的第六代战机性能指标包括超强隐身能力和电子战能力,可拦截和发射高超音速导弹。俄罗斯在第六代战机发展方面透露的信息较少,加之影响因素很多,未来发展尚存在不确定性。

作为一个不断衰落的老牌帝国,英国在五代机的发展上缺席,却又想在第六代战机的发展上刷存在感。2022年7月,在两年一度的英国范堡罗航展上,英国展出了其正在研发的新一代“暴风”战机的模型。时任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宣称,英国的第六代机“暴风”将在5年内实现首飞。但是,英方一方面宣称将与日本三菱公司合作,另一方面又宣称与美国的合作计划正在商讨之中。这说明英国的第六代战机发展计划明显底气不足,

作为欧洲战略自主的体现,共同研制第六代战机显然是一个良机。2021年8月,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共同宣布将联合研制第六代战机的原型机,并承诺在未来几年投入数十亿欧元。这一动议显然不为美国所乐见,宣称由于法、德之间根深蒂固的矛盾,欧洲联合研制第六代战机前景不乐观。美国认为,在当前国际局势和地缘格局下,美欧应当在研制第六代战机上“保持一致”,避免“内耗”。

在此复杂背景下,今年3月16日,日本、英国、意大利三国的国防部长在日本东京会谈后宣布,三国就共同研发第六代战机进行密切合作达成一致。具体承研的三国承包商为日本的三菱重工、英国的航空航天公司和意大利的莱昂纳多航空公司。

各军事强国纷纷投入第六代战机的研制,但走在最前面,并最有希望取得实质性突破的是美国空军及其相关承包商。俄罗斯、日本、英国,以及欧洲国家处在商讨、制订计划和取得单项成果的阶段。基于研究基础、战略环境和需求迫切程度的不同,与日本、英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相比,俄罗斯独立取得进展的可能性更大。

未来发展

主战飞机是夺取制空权的主要力量,也是国之重器。在制空权变得越来越重要,争夺制空权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现代战争中,新一代主战飞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呼之欲出的第六代战机来说,未来发展将具有以下三方面趋势。

一是第六代战机本身将成为功能综合的超强作战平台。战斗机最先的作战功能主要是近距格斗和投掷航弹。随着战斗机自身性能的提高和航弹的多样化发展,开始具备空射导弹、电子战等功能。发展至第五代战斗机,隐身性能和网络化能力大幅提高。

第六代战机将在态势感知、电子战、网络战及隐身能力方面产生质的飞跃。在态势感知方面,第六代战机不仅装备高水平电扫描相控阵雷达,而且能够融合入网作战平台传感器数据,具备超强态势感知、信息融合能力。在电子战、网络战方面,第六代战机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和认知电子战技术,能够精确发现突然出现的电磁辐射源,并对其进行精确定位和参数分析,从而进行电磁攻击和电磁掩护。通过网络战和电子战的融合,实现网电一体化作战。此外,第六代战机采用雷达规避设计和新一代隐身涂层等,隐身能力将得到进一步提高。

在机载弹药方面,第六代战机将普遍具备发射和拦截高超音速导弹的能力。这使得第六代机不仅置身在一体化网络作战体系之中,而且自身也成为具有超强综合作战功能的空战平台。

二是第六代战机必须具备与无人机联合作战的能力。智能技术是第六代战机的标志性技术,在提升第六代战机自身功能的同时,也催生了大量各种无人机加入作战,这客观上推动了空战场有人、无人机共存共生生态的形成。

无人智能化“忠诚僚机”可执行困难且危险的任务,如在敌方防空系统尚具作战能力时的前出侦察任务,识别并摧毁敌方的防空系统,或在高对抗和危险的空域与敌方战斗机交战。鉴于“忠诚僚机”的特有优势,世界各国都在发展“忠诚僚机”。如美国奎托斯国防和安全解决方案公司研制的“空中狼”、XQ-58A“女武神”和UTAP-22“灰鲭鲨”、波音公司的“幽灵蝙蝠”,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研制的“勇士”,韩国大韩航空宇航分部研制的“鳐鱼-X”,俄罗斯苏霍伊公司和俄罗斯飞机公司研制的S-70“猎人-B”等。

每一代战斗机都有舰载型,如第四代战机中的F-18,第五代战机中的F-35B。第六代战机也必然会产生它的舰载型。美国海军已经成功研制出MQ-25A“黄貂鱼”舰载无人加油机,并组建第59特遣队进行有人、无人协同试验。也就是说,第六代战机的舰载型同样必须具备与无人加油机协同作战的能力。

三是推动空战向有人、无人协同作战的方向演变。飞机诞生和空战出现以来,基本上是参战各方有人作战飞机之间的较量。近年来,虽然无人机作战飞速发展,并在实战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基本上都是作战双方或多方无人机、无人集群之间的对抗。无人机的主要作用,是担负战场侦察、弹药投送等任务。虽然无人加油机和“忠诚僚机”已经出现,但尚处在试验、完善阶段,也就是说,有人、无人机之间的协同、联合作战,在实战中尚未出现。

但是,随着“忠诚僚机”和无人加油机,以及后续涌现的其他无人机走向成熟,无人机必将加入实战,与有人驾驶飞机协同、联合作战。有人机与无人机之间的协同、联合,包括有人机与有人机之间、有人机与无人机之间、无人机与无人机之间的协同、联合。这将导致空战的协同、联合更加复杂,必须借助智能化指挥、管理、控制系统的协助,因此也将深刻影响未来空战的面貌。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济南生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